Intelligence

全球争夺战,如何降低优质国际教师的流失率?

全球争夺战,如何降低优质国际教师的流失率?

优质的国际教师是稀缺资源,未来10年,英国将面临23万教师缺口,“失控的”繁重工作压力和过分的问责制是罪魁祸首吗?

 

在财政预算吃紧的英国公立中学,数以千计的老师在经年的教学实践和培训中提升了教学技能,转而选择去海外工作。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教师人才外流现象?

在阿尔卑斯山麓一片能够俯瞰瑞士古城圣加仑的25英亩私人绿地上,坐落着欧洲最昂贵的寄宿制精英学校之一,玫瑰山国际学院。

玫瑰山国际学院的学费高达10万英镑,是英国伊顿公学的两倍不止;这里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230个学生,全部是世界各地最顶级富豪家庭的孩子。而负责教这些孩子的,大多是来自于资金紧张的英国公立学校资深教师。

这些身处玫瑰山五星级环境中的老师,只是英国赴海外工作的教师群体的一小部分。他们离开在奥尔德姆、Lewisham、利物浦和莱斯特的学生,远赴瑞士、中国、加拿大、迪拜、澳大利亚、泰国、墨西哥、尼泊尔等全球各地投身国际教育。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自己国家处于捉襟见肘窘境的普通公立学校的教育记者,这或多或少会让人觉得遗憾。当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学校正在为节省开支而削减岗位、提早放学的时候,玫瑰山学校的孩子们被要求带自己的马来学校,且每日饮食都是以最高档的标准制定。

“我们的教师福利待遇包括:小班化教学、收入储蓄最大化、私人医疗、免费回国航班以及……没有英国教育标准局 (Ofsted) 的监管!”

在体育和娱乐方面,玫瑰山学校有专业人士指导的高尔夫项目、健身俱乐部、网球场和冬季每周末都会组织的滑雪运动。

相对于英国的老师们动辄给30多个学生的大班上课,玫瑰山学校的班级平均学生数为8人。

Alex McCarron来自英国Wirral,是玫瑰山学校令人艳羡的教师团队一员。作为一位物理老师,Alex无疑是教育行业的香饽饽。

英国国家教育研究基金会2019年对教师人才市场的调查报告显示,物理教师的实际录用率还不到学校市场需求的50%。

作为一个物理老师的儿子,Alex最初任职于一所混合式男校 (文法学校和综合学校)并接受新师培训。他很享受在男校的教学时光。

然而,当收到玫瑰山学校的offer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跳槽;因为在玫瑰山,他能够教他最喜欢的A-Level物理,这对于一个在英国公立学校的新教师 (NQT)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注:通常英国学校会安排新教师教7-11年级、即Key Stage 3 & 4的学生,以锻炼其课堂管理能力。)

此外,在玫瑰山学校,老师们能做更多自己喜欢做的事——教授各自的学科,无须花很多时间在行为管理上;而在英国公立学校,老师的工作多数是为了应付英国教育标准局 (Ofsted)的检查。

在玫瑰山学校,Alex的工作可以更具创造性,也更有自主性:“在英国,老师总是不断地在向上级汇报工作,而在这里,只要你认为某项工作对学生是好的,就会在这项工作上被赋予充分的自由。”

作为玫瑰山学校社会科学学科组长,Eilish McGrath也有类似的观点。Eilish在英格兰奥尔德姆的Hathershaw College开始执教生涯。这是一所公立的综合学校,高中在麦克尔斯菲尔德,学生大多来自社会底层家庭。

Eilish并不讨厌在Hathershaw的教学生活,然而,因为大多数童年时光都在中东和亚洲度过,她最终选择去了迪拜的莱普顿学校教书:莱普顿是众多在海外快速扩张的英国私立学校之一。

“对于我来说,气候是选择工作地的重要因素之一。”Eilish说道。在阿联酋生活了七年之后,她选择搬到瑞士、并成功入职玫瑰山学校。

“我很幸运,心里想的计划都能实现。”Eilish说。她很享受瑞士的户外生活,也更喜欢这里的小班化教学。“在这里,教师可以真正做到关注教学质量,而不需要分散精力在大班化的学生管理上。”

玫瑰山学校可能并不是英国教师去海外工作的典型样本学校,但这些学校吸引英国教师们的条件是类似的。

《卫报》曾对远赴海外工作的英国教师有过一次问卷调查,一共有300多位离开英国公立学校而去海外学校—大多是预算充裕的私立学校工作的英国教师,做出如此选择的原因:工作量繁重、压力过大、工作生活无法平衡、预算削减、有关部门 (Ofsted) 的高压监管、繁琐的教学文件备查、问责性的评价体系、孩子不守规矩、学生带武器来学校、员工高离职率……不胜枚举。

到海外工作的好处并不仅是宜人的阳光、免费住宿和免税收入,还有小班化教学、更多的教学资源支持、更好的工作生活平衡、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观的积蓄、私人医保、免费回国机票和免于有关部门 (Ofsted) 的监管。

海外英国教师强烈抵触回国教书的情绪让人震惊。一位搬到荷兰工作的英国教师说:“如果让我回到英国学校教书,我会崩溃的!”而另一位在泰国某国际学校教中学艺术设计的老师说:“在英国教书,让人精疲力尽。”

 尽管在我们联系的海外英国教师中,单纯因为金钱原因而远赴海外的人并不多,但也不乏其人。一位33岁的英国女教师,从伦敦东部地区的Tower Hamlets一所小学离职,去了缅甸仰光一所国际学校。

因为在伦敦,她的收入基本不够花销,而在缅甸,她每年能多挣5000英镑,另外还有年终奖、免费住宿、免费机票以及医疗保险。“在这里工作环境好很多,而且班级规模只有英国的一半。我肯定是不愿意回英国的。”

Janet Birch是一位科学老师,她在两年前离开英国来到阿森松岛上的一所公立学校——阿森松岛是英国在南大西洋的一块海外领地。

Janet之前在伦敦北部地区的一所中学教书,那里教师的工作量很大、学生不守规矩、教学资源很有限,因此工作压力非常大。“

相比这里,我在英国可以挣得更多,但是积蓄会更少。”Janet如是说。“在这里,学生乖巧讨喜,班级人数少,教学资源丰富,工作量适中,团队有序合作。”对她来说,岛国的生活是如此舒适;她可以潜水,散步,甚至还是当地一家电影院的放映员。

英国教师大量离职的警报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据英国教育工会 (NEU) 一项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一 (18%) 的教师在未来两年内有离职意向,五分之二(40%)的教师考虑在未来五年内离职;究其原因,主要是“失控的”繁重工作压力和过分的问责制。

“教师这个职业有很强的社会使命感,教师也想通过教育帮助弱势学生群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英国教育工会的联席秘书长Mary Bousted说,“但现实是,我们正在使教学这项事业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还记得在英国教书的那些日子,每个周末都在备课、改作业、评分、发愁……现在我拥有了真正的生活。”

Louise Sturt是英国一所公立学校的英语老师,执教已有25年。最近几年,学校财政预算逐年削减、教职编制改组、学生品行不受约束,使得她最终决定从布里斯托的公立综合学校辞职 —— 学校的教职工人数在急剧下降。

Louise现在迪拜一所私立学校教书,那里的生活质量很不错,阳光充足,仿佛如同一场梦。在公立学校执教多年,如今转投私立学校,她觉得有点遗憾:“其实我还是愿意回去的,尽管我认识的大多数老师都不会这么做。”

在地球的另一边,墨西哥一所规模很小的国际学校里,幼儿园园长Kate Bull的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学校位于墨西哥中心一个很有名的旅游小镇,特基斯基亚潘。

“我还记得在英国教书的那些日子,每个周末都在备课、改作业、评分、发愁……现在我拥有了真正的生活。我现在的工作仍然很辛苦,但是至少那是我认为值得付出的辛苦。

过去,我们努力是因为英国教育标准局 (Ofsted) 的高压监察,而现在,我感觉自己由衷地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英国胡弗汉顿一所学校的外语老师Mary McCormack对此深有同感。在英国教书的时候,每三周都会有成摞的作业需要批改。周末?不存在的。

而从学校辞职去加拿大魁北克后,Mary拿到了更高的薪水,虽然因为加拿大的高税收,积蓄会比在英国时少,但是,在这里上课,几乎没有人来听课评课,学校和教育部门对教师的专业度给予充分的信任。“我再也不回英国教书了。”Mary说。

教育被认为是可能决定英国大选结果的一个重要议题,因此,在大选前夕,所有政党都会承诺增加学校预算。保守党承诺将教师起薪增加到3万英镑,而工党则许诺取消教育部门对学校的高压监管。但这些措施是否就能阻止英国教师大量流失?结果仍有待观察。

John Howson教授是研究英国教师人才市场的专家,他指出,有5-7年教学经验的英国教师本应该是作为学校中层管理的储备人员留在英国学校,现在却在大量流失。而不论是短暂体验还是长期打算,一旦到海外投身国际教育,以当前的英国学校就业环境,他们很可能就不愿意再回来了。

更糟糕的是,专家预计未来几年,英国中学阶段的适龄学生数将会显著增加;而与之相对的是,备受英国教师欢迎的海外国际学校数量也在呈指数式增长。

在生源增加而师资锐减的双重压力下,英国学校的教师缺口有多大?根据英国国际学校理事会 (COBIS) 的统计,在接下来10年里,英国教育行业教师人才缺口将达到23万。如何弥补?Howson说,也许我们也需要寻找海外其他地方的教师来英国教书。

在瑞士,Eilish正在设想一个不一样的未来:离开玫瑰山学校奢华的环境,回到英国奥尔德姆的学校去。“我会选择回国教书吗?”Eilish自问,“在英国教书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我很享受这种挑战。可是,有过玫瑰山学校的教学体验之后,我很难说服自己再回英国了。”

其实,教师人才流失并不只存在于英国,在中国,外教招聘管理和本土双语中教的培养和留任也是行业备受关注的痛点。有鉴于此,顶思将于12月举办第四届国际学校人力资源管理峰会暨培训,在圆桌讨论环节,我们将围绕“国际学校如何降低教师离职率”展开讨论,欢迎各位教育同仁的莅临。

 

本文编译节选自《卫报》:

‘I would burn in hell before returning’ – why British teachers are fleeing overseas